乡村振兴战略,城市中产阶层如何把握这一机会?_中国城乡新闻网,城乡经济,城乡文化,城乡特产,城乡发展,城乡一体化 
欢迎访问中国城乡新闻网,城乡经济,城乡文化,城乡特产,城乡发展,城乡一体化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城乡专访 高端关注
热点事件 行业观察
时事观察 高端评论
消费与法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城乡环保
发展观察 城乡经济 城乡健康
文化名人 城乡艺术
中华词赋 书画收藏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城乡专访 >

乡村振兴战略,城市中产阶层如何把握这一机会?

时间:2018-02-02 作者:未知 来源:中国城乡新闻网 点击: 251 次
0

十九大对搞“三农”的人来讲,提出了一个激动人心的事情,乡村振兴战略。大家可能会想,乡村振兴战略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觉得关系很大。




我今天主要想从四个方面聊一聊乡村振兴战略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第一,乡村振兴战略和我们整个城市居民有什么关系?第二,过去一直提城镇化,大量的农民进城,乡村振兴和农民进城有什么样的关系?第三,农村现代化跟农业现代化有什么样的区别?还有一个大家关心,这一次提出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含义。


这四个方面实际上是相辅相成的,也是乡村振兴战略的一个核心内容部分,我们一起把这个来理一理、来看一看,国家为什么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乡村振兴战略对你和我都有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我们又怎么才能够抓住这个机遇和挑战?当然在抓住机遇挑战之前,你先把它最核心的一些东西了解清楚,我想可能未来就有很大的机会在等着你。


乡村振兴战略和城市居民有什么关系?


我经常去欧洲,发现有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就是欧洲的年轻人进城,这是全世界的一个规律,因为年轻人喜欢热闹,城里工作也多。但是另外一个现象我觉得也非常有意思,叫做老年人下乡。我在意大利罗马的郊区,发现它的农村建得非常漂亮,但是跟中国的农村差不多,是空心村,没有人。在这里会发现有很多老人,一问这些老人,原来都是在罗马市工作,退休了之后觉得罗马市太热了,所以到郊区买一栋房子,在那养老,这是意大利。


我去年到德国的乡村小镇上也发现这个问题,老年人在乡村的小镇上,一方面为农村带来了什么呢?人气。另外一个实际上也实行一种城乡的平衡。


这也是我们国家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一定要实行城乡融合,就是城中有乡,乡中有城。我想中国有一亿多年满60岁以上的退休老人在城市生活,如果他们能有机会把乡村建得非常漂亮,让城市的老人能够有机会到农村去养老,我想很多老人应该愿意到农村去。因为你在农村住的空间要比城市大很多很多,我想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那么我们国家的大都市拿到世界上,应该无论从繁华程度和安全都非常好,但是我们要到这些发达国家的农村,发现咱们国家的农村还是跟人家差别很大。所以从这来讲,我们国家为什么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就是通过一二十年的建设,让我们国家城乡之间的距离没有太大的差距。


这次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和城市的中产阶层有什么样的关系呢?我想应该关系特别大,为什么?因为从人的本性来讲,他希望居住的环境越来越广阔、越美越好。但是城市基本上大部分空间很狭隘,交通拥堵,城市病非常的严重,如果我们把农村建得非常漂亮,这样来说你就可以有一个选择的空间。尤其是这一次乡村振兴战略,前不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提出了,首先要做发展规划,要打破一切目前城乡发展各种要素流动的阻碍,所以这就为城市居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乡村振兴战略提出之后,国家应该有一个整体的规划,随着很多制度的出台和时间的推移,我想也许再过一二十年,我们国家农村的房子和地的价格会翻很多倍。


当然这个政策目前还在研究制定,比如半年前中央相关的部门出台文件,允许在农村的集体建设用地上建房子出租,过去我们城里人不准到农村去买他们的宅基地和房子,但是现在可以去租房子。这样来说,实际上那些山清水秀风光好的地方,现在价格非常的低,如果大家有这个想法,想去农村投资或者是未来想去居住,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乡村振兴战略和城镇化有什么关系?


乡村振兴和城镇化是不是矛盾的呢?我觉得实际上是不矛盾的。有时候你可能会问,我们过去搞城镇化,后来又搞新型城镇化,怎么现在搞乡村振兴了呢?我想这两个不矛盾。因为我们国家过去大量人住在农村,经过改革开放有不少人到城市生活打工,所以这些年城市的发展突飞猛进。


如果大家都往城里去,最后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城市病问题。像我原来去东北的一个城市,我发现比北京还堵,本来可能正常20分钟走的路,一走就是两个小时。实际上我们国家这些年城市化导致的城市病还是比较严重的,主要的原因就是太失衡了,单一的农村人往城里跑,城里人下不去,所以才导致的一头沉。如果乡村振兴战略把我们的乡村也建得很美好,这样来说在城里的一批人就到农村去,这样城乡实现一种融合,城市病也解决了,乡村也有人气了。所以实际上乡村振兴战略和城镇化不是矛盾的,它是一个相辅相融的过程。


另外这次提出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我们国家要进行城乡的融合。城乡的融合,按我的理解有另外一个内容,比如有一次我去日本大阪,就发现经常有一些都市里的村庄,这边是高楼大厦,那边有一块农田。日本有土地管控政策,这个土地一旦作为基本农田就不准动的。但是我想正是这样一种政策,实际上某种程度上让城市的人能得到很多的体验。这就是说以后的城市发展要吸收一些乡村的东西,在城市也可以有一些都市里的村庄,都市里能放牛。


农村现代化和农业现代化是什么样的关系?


这次提出农村现代化,农村现代化和农业现代化是什么样的关系?它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又起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当然在村庄人们要享受到城市里的生活品质,道路都是漂漂亮亮的,厕所是干干净净的,到冬天也有暖气,想上网的时候也有WIFI,手机也都是有信号的,而我刚才说的这些内容实际上在我们国家的农村有时候不太容易实现。我们对农村这样一种基础设施的投资还有很大差距。


这次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最吸引人解读的内容之一,就是乡村,实际上在欧美日这些国家,它不认为农村就是一个农业生产的地方,现在有一个词叫“多功能性”。什么是“多功能性”呢?当然第一,因为有耕地,是农业生产的地方;第二,可能是农民居住的地方,实际上还有另外几个功能,第三,如果建得非常漂亮,它可以是城市的后花园,大量的城市居民节假日或者休闲日旅游观光,渡假的地方;第四,可能是未来大量年满60岁的城市老人可以回到乡村养老的地方。


所以后面两个职能,我刚才讲在日本、在欧洲的很多国家早已经实现了。第三个职能,就是乡村旅游这几年发展很快,但是也刚刚兴起。第四个职能,就是城里人什么时候能到农村养老才刚刚开始,所以我想这有一个很大的提升空间。但是怎么才能够吸引城里人到农村去养老居住?除了目前的一些制度障碍需要打破之外,最大的挑战就是农村的硬件,这也是为什么要提农村现代化的原因。国家提出来就是希望让农村居民也能享受到同城市相同的生活质量,也为未来的城市居民打开了很多机会之门。


乡村振兴和土地承包期延长30年是什么关系?


十九大提出让农民的土地承包关系稳定且长久不变,在此基础上第二轮承包期结束再延长30年,为什么这样?我想它有很多的意义,一方面中国的土地非常稀缺,那么多人就那么一点地,别的国家那么少的人却那么多地,所以土地对中国人来说是太珍贵了。


怎么才能把我们这一块最稀缺的资源利用好?有些人说把农民的地都收过来,交给有经营能力的人。这个观点站不住脚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大量农民的社保水平没有城里人高,土地在某种程度上是他的社保,家里有十亩地,靠这十亩地,基本上把一家的温饱问题解决了。所以如果你把农民的地拿走了,然后谁来给农民提供这些保障?国家把地交给农民并且长久不变,主要考虑这些因素。


当然第二个,土地在农民手中也是保证国家粮食安全。有很多涉农企业,他们整天想到农村拿地,国家并不鼓励。为什么?因为这些企业一拿到地之后要做非农用处,这样就影响国家的粮食安全。所以地放在农民手里,能保证我们的饭碗端在自己手里,这个对国家、对城市消费者、对农民都非常重要。


但是2.8亿人到城市打工了,很多人的土地在闲置着,这个问题怎么解决?那么国家提出“三权分置”,“置”是设置的置,“三权”就是指集体所有权、农民的承包权和经营权。


中国的农村土地都是农村集体所有,后来1978年把土地都包给农民了,那时候叫承包经营。在此基础上,把农民的承包经营权又分割出来一个权利——经营权,农民可以继续保持这样一个承包权,但是经营权你可以流转出去,这就是“三权分置”。“三权分置”好在哪儿呢?比如我作为一个农民,我到城市打工去,这个地不敢轻易放弃,放弃之后,我万一在城市失业了,回来没地了怎么办呢?所以“三权分置”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就是你的承包证在你那,你可以签一个合约把经营权转出去,转出去的不是承包权,承包权还在你手里,种你的地是经营权,这样种地的人也高兴。有了合约,农民也可以放心地在城市打工,因为承包权还在你手里。


所以“三权分置”就希望把我们国家两三亿在城市打工的人的地可以流转出去,让其他愿意种地的人种。我们现在三分之一的土地已经流转出去了,因为两三亿农村的精壮劳动力在城市打工,很多农民不种地,最后把土地流转出去,一亩地一年还能拿到500到1000的租金。


因此,乡村振兴战略对“三农”来说是最重要的一个战略,它的影响不是五年,而是相当长一段时间,它带来的机遇也是相当吸引人的。包括未来我们国家农村再也不是你过去想象的样子,而是如诗如画的景象。可能未来海量的资金要投向农村,如果你明白这个机会,你抓住这个机遇,也许二三十年之后你拥有的生活就完全是另外一个天地。所以希望大家好好地体会乡村振兴战略的内容,好好地学习,争取在未来能够有美好的生活。



责编:长弓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主管:中国社会经济系统分析研究会

主办:城乡发展规划研究专业委员会

联系电话:010—58348583 传真:010—58348583   

邮箱:zgcxxw888@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东路168号

Copyright©2016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城乡新闻

京ICP备1603741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