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农业补贴惊人内幕 关乎亿万农民_中国城乡新闻网,城乡经济,城乡文化,城乡特产,城乡发展,城乡一体化 
欢迎访问中国城乡新闻网,城乡经济,城乡文化,城乡特产,城乡发展,城乡一体化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城乡专访 高端关注
热点事件 循环经济
时事观察 高端评论
消费与法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城乡环保
发展观察 城乡经济 城乡健康
文化名人 城乡艺术
中华词赋 书画收藏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城乡专访 >

揭秘农业补贴惊人内幕 关乎亿万农民

时间:2016-08-18 作者:未知 来源:中国城乡新闻网 点击: 1072 次
0

  

 据央视财经报道:2014年,国家在东北三省和内蒙古推行大豆目标价格补贴,当大豆市场价

低于目标价时,对生产者按面积、产量等给予补贴。但据记者调查,同样的大豆,仅隔一条黑龙江,补贴却相差一半!黑龙江嫩江县临江乡每亩地补贴60.5元,而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旗宝山镇却是36.56元,一垧地就相差300元…这究竟是为什么,央视记者历时三个月,真相浮出水面....

 

  2014年,国家在东北三省和内蒙古推行大豆目标价格补贴,就是为大豆确定一个目标价格,当农民卖大豆的市场价低于目标价时,对生产者按面积、产量等给予补贴。

 

一江之隔,大豆补贴差了近一半

 

  国家制定目标价格补贴政策,既要让大豆价格回归市场,又要保护农民的利益,出发点是好的,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在两年来的执行中,却出现了一些让农民费解的现象:同样的大豆,不同地区拿到的补贴却大不一样。有些地区甚至仅仅隔着一条江,补贴却相差一半。



 

 黑龙江省嫩江县临江乡农民刘文付,在江边包了两百垧地。2015年六月,他领到了上一年的大豆目标价格补贴。18万元补贴比起投入不算多,但它是纯收入,对种大豆的收益影响很大。

 

黑龙江省嫩江县临江乡农民 刘文付:每亩地60.5元,一垧地就是900多块。

 

 跟刘文付家隔着一条江,内蒙古莫旗的高丽敏也种了五垧大豆,他每亩地拿到的补贴却少得多。

 


 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旗宝山镇兴安村农户 高丽敏:五垧地七十五亩,每亩地365毛六,两千多块钱不到三千。

 

  一直以来,高丽敏的大豆,都是卖到仅仅一江之隔的黑龙江。他搞不明白,同样的土地、同样的大豆、同样的市场,自己的补贴为什么比黑龙江少了快一半?

 

 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旗宝山镇兴安村农户 高丽敏: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标准,按什么标准开的这个钱。 一亩地多出来二十多块钱,一垧地多出三百。



 一个每亩605毛,一个每亩3656,种的都是大豆,两个人拿到的补贴,为何相差了40%?所谓的目标价格补贴,就是国家设定一个目标价格,当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的时候,根据差价和产量给农民发补贴。

 

 两个省的价格和产量差别真有那么大吗?记者拿到了两省的数据,只要做个简单的算术,就能看出来 ,差别最多也就5%左右。那这个40%的差别是怎么出现的呢?在内蒙古自治区的文件上,记者发现,国家根据总产量和差价给内蒙古拨付了补贴总额,而内蒙古则根据土地面积计算每亩的补贴标准。是不是内蒙古在计算补贴标准的时候出了问题呢?

 

 记者走访了国家统计局内蒙古调查总队和内蒙古统计局。他们分别通过抽样调查,和逐层上报、全面统计的方式,为补贴总额和发放标准的计算提供数据。在这里,记者拿到了两个比例相差非常悬殊的数字。

 

 国家统计局内蒙古调查总队农业处处长 胡金山:2014年全区的大豆播种面积是755.6万亩。

 

 内蒙古自治区统计局农调队队长 王鹏飞:东部四个试点,盟市大豆种植面积是1368.1万亩。



  央视财经记者 闻佳:在内蒙古自治区统计局,我身后就是国家统计局内蒙古调查总队。一墙之隔,他们对于大豆面积的统计,却相差了将近一倍。在存在这种巨大差别的情况下,一个上报给国家,作为国家拨款的依据,一个计算了标准,作为补贴发放的依据。国家拨款和补贴发放,就这样变成了两笔账。


 也就是说,根据记者的调查,国家给了755万亩的钱,内蒙古却要发给1368万亩的土地。面对近一半的缺口,内蒙古是怎么操作的呢?

 

 内蒙古自治区统计局农调队队长 王鹏飞:应该是国家给算总补贴的时候,应该在750多万亩这个产量上计算的总的补贴额,是这样算出来的,发放的时候按照我们这个面积。

 

 记者:那相当于他就是把这个总补贴额均摊了,就是本来是750万亩的,结果现在均摊到1300多万亩去了。

 

  王鹏飞:他那个面积只能是推算大面积,不可能落实到每一户,我们这个是落实到每一户的种植面积,所以补贴只能按照这个来发放。

 

 问题清楚了,国家按照755万亩发放的补贴款,而内蒙古把这笔钱均摊到了1368万亩的土地,补贴标准就这样被摊薄了。

 

  同一个补贴,出现多个标准,其中的症结就在土地上。那么,到底哪个才是内蒙古真实的种植面积?今天我们已经无法复原2014年内蒙古自治区的数据全貌。于是便选择了内蒙古下辖的一个县:扎兰屯作为样本,进行了调查。在扎兰屯,记者同样走访了国家、地方统计局。

 

  得到了两个更让人吃惊的数字:23.7万亩和112万亩,地方数据竟然是国家的近5倍。扎兰屯共有12个乡镇,记者决定,逐个乡镇进行核实。



 卧牛河镇统计 张云志:2014年全镇大豆种植面积是17.4万亩。

 

 萨马街鄂温克民族乡政府统计 闫启龙:2014年是8万多亩。

 

 仅仅走访了两个乡镇,种植面积就已经超过国家统计局的23.7万亩,看来国家 的数字和现实确实存在偏差。那是不是意味着地方的数据就是准确的呢?记者又寻找其他的渠道进行验证。安华农业保险公司,当地的大豆种植户都在这家公司进行投保,他们也会对大豆种植面积进行统计。

 

 内蒙古自治区扎兰屯市安华农业保险公司副总经理 栾宇:2014年整个大豆种植投保面积是82万多亩。

 

 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他们会采用多种方法核实面积,避免农民多报骗保,数据比较准确。他们统计的只是投保的大豆面积,应该小于全市的总数,但全市的总数是多少,他们也没有准确的投保率能够证实。

 

 

  国家、地方、第三方商业公司,三个机构出了三个数据。国家的数据本应该权威,实际上却与现实情况差别巨大。省里的数据是否就是完全准确的,也没有渠道可以证实。 到最后,谁也不能判断哪个数据是真实的种植面积。内蒙古到底种了多少大豆,竟然成了一笔说不清楚的糊涂账。

 

黑龙江:面积差出一个上海 摊薄同样存在

 

  内蒙古因为国家和地方数据的巨大差异,补贴被摊薄。而另一路记者在黑龙江调查时却发现,这里2014年的补贴标准虽然比内蒙古高了近一倍,但是在土地的面积认定上同样存在这巨大的差异。

 

  见到王双贺时,他正独自驾车巡山防火。以往巡逻都是五人一组,如今却只能一个人跑。现在正值山火高发期,每个队员的压力都很大。王双贺告诉我们,改变巡逻方式实在是出于无奈。



 

 因为去年,他们拿出近200万拿给农民发了大豆目标价格补贴,这笔钱占了他们总经费的三分之一,本来就紧张的经费更加捉襟见肘,只能想尽办法节省开支。

 

 五大连池市小兴安林场场长 王双贺:这样就是说减少一定的费用,比方说车辆、油料。

 

 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明明有国家拨款,小兴安林场怎么还要自己掏钱?王双贺把记者领到了地头,告诉我们,问题就出在这土地上。明明是相邻的两块地,一块有拨款,另一块却没有,这种区别让他感到困惑。


 五大连池市小兴安林场场长 王双贺:咱们脚下这块是职工承包的,那块是村屯承包的。这块地有豆,大豆目标价格补贴,那块地就没有 国家就没认 唯一的区别就是承包者不同。

 

 王双贺给记者找出了当年所有的土地承包合同。他告诉我们,2014年林场共有5.2万亩大豆,职工承包了两万亩,村屯承包了三万亩。但是不管是谁承包,这些土地的性质都是完全相同的。

 

记者:就是土地本身性质是相同的?

 

 小兴安林场场长 王双贺 :对对对,只是人为的把它变成说是我是职工我承包的,他是老百姓,就这样人为区划出来的。

 

 最终的事实是,国家只承认了职工承包的两万亩大豆,其他的三万亩一分钱没有拨。然而,这三万亩同样是合法的,经过登记公示承认了,也必须要足额发放补贴。按照省里要求,小兴安林场就只能自掏腰包为这三万亩大豆的补贴款买了单。

 

 小兴安林场场长 王双贺:当时国家给的我们是123万。但是当时也是为了说让农民别损失,都有收益,因为国家方针政策,然后我们自筹了193万,2015年的时候把2014年的给发下去。


 同样的土地性质,同样都种大豆,一块有国家拨款,一块却要自己掏钱,确实让人困惑。那么在黑龙江,到底有多少土地没有被承认呢?

 

 记者同样走访了国家和地方两个统计部门。国家统计局认定的面积是3800万亩,黑龙江省统计局认定的面积是4700万亩,两个数字竟然差了900万亩。900万亩什么概念,相当于整个上海市的面积。

 

 拨款少,缺口大,黑龙江省既没有那么多钱补足缺口,又想让农民尽可能多的拿到补贴,只能打个擦边球,将国家拨款摊薄,发放给其中的4200万亩土地。各级政府再自筹资金,为剩下的500万亩发了补贴。

 

2015:摊薄依然存在 面积让人更费解!



  因为种植面积的巨大差异,黑龙江、内蒙古2014年的补贴标准被摊薄。2015年国家和地方也都意识到了问题的存在,试图修复这样的问题,那么情况有没有好转呢?

 

  78日,黑龙江省公布了2015年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标准,每亩130.8元。这次补贴摊薄的现象不存在了,国家和地方的数据也一致了。



 

  可是,2015年,黑龙江省统计局统计的大豆种植面积比上年大幅下滑1100多万亩。而国家统计局的数字仅比去年下滑了200万亩。一方是剧减,一方是微调,降幅的巨大分歧却造成了结果的一致。

 

而在内蒙古,2015两个部门的种植面积虽然相差比例缩小了,但仍然有300万亩的差异,补贴再次被摊薄。更为蹊跷的是,和2014年相比,2015年两个部门的大豆种植面积,一个在增加,一个在减少,竟然出现了完全相反的走向。

 

内蒙古自治区统计局农调队队长 王鹏飞:2015年面积下降了17%

 

国家统计局内蒙古调查总队农业处处长 胡金山:2015年,比上年增加了5.2%



 

记者:那它这个为什么和统计局那边那个调查队数据有差异呢?

 

 胡金山:这个是抽样调查有误差率,(内蒙古)统计局使用的是全面统计,两种统计方法,最后的结果,还是有一些出入的。

 

 记者 闻佳:针对大豆一个品种,国家、地方的数据不仅连续两年存在着巨大差异,就连增长还是下降,都没能达成一致。土地就在那里,要搞清楚一个面积,却如此困难。一项新政策的试行,不可避免会牵扯到很多因素,然而,目标价格补贴政策,却在最基本的种植面积上,出现了一笔说不清楚的糊涂账。

 

百米尺 两腿走 手段落后成本高

 

百米尺 两腿走 手段落后成本高。

 

 目标价格补贴今年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为什么过去两年数据都存在这么大的问题呢?要弄清种植面积又有多大的难度呢?今年七月,黑龙江新一轮的种植面积核查又开始了,记者就跟随统计局的工作人员来到地头,看看面积统计到底是怎么完成的。

 

 穿过麦田,跨过豆苗,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地边。这些土地看似平坦,其实深浅不一,走起来格外费劲。这十几天,他们每天十多个小时在地里进行大豆面积的抽样核实。即便如此,他们抽查的也只是极小的部分。

 

 黑龙江省嫩江县统计局工作人员 魏子阳:十几天我们每天走两块地,按照国家的规定抽十个村,每个村五块地,不可能全部核实不可能,太多了这地 多少人也不够用。

 

 统计局的工作只是抽查,并且配有GPS。在基层农村,面临几百上千个农户,要想了解全村的大豆种植面积,困难更大。在临江乡,记者见到了拿着老式百米尺量地的村干部。他告诉我们,村里的很大一部分土地都要靠这种百米尺测量。

 

 黑龙江省嫩江县临江乡前马鞍山村书记 马成海:这是百米尺,我们村里那些不是很大的地块都靠这个量。



 

  百米尺、手持GPS,小分队步行抽查。要获取准确的数据,难度确实很大。专家认为,目前我国的现状并不支持目标价格补贴对数据的要求。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李国祥:在实际的操作当中,由于我们国家还是以分散的小规模经营为主。那么以及我们的现在政府的管理能力非常有限,各个地方在这个实施过程当中,进行探索的不是很到位。这样一项政策,和我们的实际条件,实际的情况呢,不是结合的很好。


 原标题:央视揭秘农业补贴惊人内幕 关乎亿万农民

 责编:城乡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主管:中国社会经济系统分析研究会

主办:城乡发展规划研究专业委员会

联系电话:010—58348583 传真:010—58348583   

邮箱:zgcxxw888@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东路168号

Copyright©2016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城乡新闻

京ICP备1603741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000号